艺术品市场

您当前位置 首页>> 艺术品鉴赏>> 1.4亿港元天价成交的青花宣德龙纹大罐的背后!

1.4亿港元天价成交的青花宣德龙纹大罐的背后!

1.4亿港元天价成交的青花宣德龙纹大罐的背后!

时间:18-08-30 阅读 :6278

1.4亿港元天价成交的青花宣德龙纹大罐的背后!-兴艺堂值班客服

明宣德青花云龙纹大罐,“宣德年制” 四字楷书横款,高48.5厘米,估价6000万至8000万港元,成交价1.4亿港元。

2016年5月30日,在香港佳士得春拍“三十周年志庆拍卖:世纪珍藏”中,一件明宣德青花五爪云龙纹大罐以2200万港元起拍,1.4亿港元落槌。

此罐源自一个法国私人家族。该家族的一位成员于20世纪初在中国买下此罐,此后就在其家族中代代流传至今。现任藏家是一位瑞士籍女士,大罐曾是其外祖母M.Legrand女士(1883-1978)的藏品。M.Legrand女士来自巴黎北部,在巴黎度过了大半生,1926年时继承了此罐,后传于其子(现任藏家的舅父),而这件大罐曾被纪录于一张1981年的清单之中。1997年现任藏家的舅父过世后,由她继承了此罐,并将其置于宅邸穿堂作摆放杖之用,因而曾配有一层金属内里作保护。

此罐唇口、直颈、鼓腹、浅圈足,器内外施釉,圈足及底无釉,通体绘青花纹饰,口沿外侧绘云朵纹,肩部绘四兽面纹,中间书“宣德年制”楷书横款,腹部画一条五爪回龙游戏于云朵间,龙作回首状,睁眉瞠目,炬眼炯炯,张牙舞爪,刚劲有力,胫部绘一圈莲瓣纹,青花发色浓艳青翠,浓处有铁锈斑痕。


宣窯多被鑒賞家認為是中國青花制作的高峰,而宣德龍紋的描繪以矯健生動著稱。本件宣德青花大罐所繪龍紋即體現了這樣的特點,與此龍形相近似者見於美國波士頓美術館收藏的南宋陳容《四龍圖》與《九龍圖》中,可見宣德官窯禦瓷亦受古畫的影響。這類大罐壹般是宮殿陳設之用,與其可參照的兩件是署“大明宣德年制”“禦用監造”款的掐絲琺瑯龍紋大蓋罐,壹件藏於英國大英博物館,另壹件為Pierre Uldry珍藏。

作为焦点拍品,佳士得方面对此件青花五爪云龙纹大罐也做了重点介绍,认为藏家应从如下几个方面观察欣赏此罐——

1  此大罐制于十五世纪,描画五爪龙回首之神态,四脚刚劲有力,生机勃勃,应为元朝青花瓷装饰常见之龙首向前形态的早期变奏。此不同寻常的绘龙风格,或从南宋(1127至1279年)画作中汲取灵感。


2  此大罐上之细节,如龙肘的刺天鬐鬣前方描有短尖鬃毛,为历代瓷器中所未见。不过,这些细节与陈容(约1200至1266年)笔下之龙形似神和;宋元以来,陈容一派龙画流传有自,效仿之作颇多。


陈容所绘《九龙图》中的龙

3  宣德时期(1426至1435年)的瓷器堪为中国青花制作的高峰。皇室的倡导、技术的突破、加上精湛的工艺,打造了一批在中国漫长陶瓷史中最为杰出的青花瓷器。明宣宗是首位大力推动艺术发展的明朝皇帝,当时的三大御制领域包括宫廷绘画、建筑项目及瓷器制作。 




4  宣德瓷器的胎体低钙高钾,透光性高。釉层盈润,釉下青花以钴料绘制,在多孔瓷胎上彰显精湛技艺。宣窑青花运用浓淡青料的对比多见于盘、高足碗上的海水龙纹,而在大罐上运用如此细腻之技法则至为难得。 

5  本件大罐上龙、兽面、云三种纹样的绘制所用青料皆有浓淡,墨势浑然而庄重。此御龙气势慑人,实为皇帝彰显权力之象征。许多鉴赏家视宣德御瓷的龙图为中国瓷器史上最优秀的代表,此器更是生动活现,绝妙非凡。 


6  带款的宣窑瓷器多书楷体,款识书写位置不一,可见于口沿下方、罐内、底部,或如此大罐般书于肩部。宣窑款识以六字款为多,书以四字款的器皿分为两种。此二种瓷器均尺寸庞大,极其罕见,且皆饰以云龙纹及兽面纹,应为特殊场合所烧制。

此二种瓷器,第一种饰五爪龙,作回首状,如此大罐;第二组饰三爪龙,龙首向前。根据书有四字款器皿的器形及纹饰看来,四字款应主要出现于与仪式或典礼有关之器皿上。


第壹種情況還包括威廉•洛克希爾•納爾遜舊藏的壹對梅瓶,現藏美國坎薩斯市納爾遜阿特金斯博物館。該對梅瓶的尺寸碩大(54.4厘米高),紋飾與此罐近乎相同:足部的蓮瓣紋、雲紋的樣式、龍紋的身形和畫法,包括五爪及回首等特色、肩上的獸面紋、及四字款的寫法,與此罐皆無太大的出入,極有可能原為壹套。

第二種情況則包括兩件大罐,壹藏紐約大都會博物館,高49.3厘米,另壹件於1981年12月15日於蘇富比拍賣,現藏東京出光美術館,高51.7厘米,兩件大罐足部上的蓮瓣紋與此罐和梅瓶的有所不同,且龍為三爪,龍首向前,獸面亦無外圈的橫向鬃毛。

收藏中有壹件尺寸較小的梅瓶(高34.3厘米),其於肩部書四字款,器身飾以壹五爪龍,龍首向前,足部的蓮瓣紋與此罐及納爾遜阿特金斯梅瓶的式樣相同,但肩部無獸面紋,不屬於前述的任何壹種。值得壹提的還有景德鎮珠山禦器廠宣德地層出土過的壹大罐殘片,上面的獸面紋、雲紋和龍紋的繪畫風格與此罐上的基本相同。禦器廠還出土過壹大罐殘件,未曾出版,但與此罐應為同壹種。由此可知,這類大罐保存不易,如此完好應為僅存孤例。


7  此罐底部有一个十分特殊的架烧痕迹,呈十字状。此种架烧的运用,很可能是因为窑工为了让此类大型厚底的器物在烧制时,空气可以更好地于器底流通以减少窑裂所特别配置的。


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本文转载自 《收藏》杂志

.

同类资讯

  • 网站地图
  • CopyRight@2015-2019 【兴艺堂】艺术品交易交流平台(www.chinayis.com)由深圳前海兴艺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运营
  • ICP备案号:粤ICP备16008953号-2 .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粤B2-2016-0437
  •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粤网文(2016)1727-371号 . 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证:第2167366号 . 页面版权登记号:国作登字-2017-L-00402422
  • 家庭装饰画热销: 山水画牡丹画花鸟画花开富贵鸿运当头、 书法作品热销: 海纳百川厚德载物家和万事兴 ; 操作指南: 兴艺堂问答